“伟哥之父”:中药“伟哥”可能比西药“伟哥”更好
=============================
上海酒店上门推拿 【http://www.325137.cn】:2014-11-05 17:08
国产“伟哥”打破外资垄断
“伟哥之父”:中药“伟哥”可能比西药“伟哥”更好
《生命时报》记者
 张 杰
 “伟哥之父”、诺贝尔奖得主弗里德·穆拉德呼吁,支持仿制药发展,要在谨慎审批的同时加快速度
 1998年“伟哥”(万艾可)在美国上市,为勃起功能障碍(ED)患者带来福音。但在国内,每片90元以上的价格让多数人望而却步。随着今年5月万艾可在中国的专利保护到期,许多国内药企纷纷摩拳擦掌,准备一场硬战。9月18日,广药白云山率先发布了首个中国产“伟哥”———金戈。仿制伟哥的效果与万艾可有无差别,此举对我国医药产业发展有何影响,值得深思。
有望结束“伟哥”的垄断地位
“金戈获批生产结束了跨国药企在中国抗ED市场长达13年的垄断。对于加强患者教育、满足临床需求、降低药品费用等,都有着重要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名誉主任委员郭应禄教授这样评价到。
数据显示,ED是男性生殖系统发病率最高的四大疾病之一,中国40岁以上男性ED发病率约为46%。以《中国统计年鉴2013》中20~70岁男性人口4.88亿计算,中国ED的患病人数为1.27亿。以10%的就诊率计算,就诊人数为1270万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专家张步泳据此推算,未来中国ED药物市场容量有望达到百亿级。美国花旗集团研究显示,目前中国ED药物市场的价值是每年17亿元人民币,到2018年预计可高达50亿元人民币,万艾可的仿制药可能获得这个市场的一半还多。
当前,我国抗ED市场一直被辉瑞的万艾可(枸橼酸西地那非)、礼来的希爱力(他达拉非片)、拜耳的艾力达(盐酸伐地那非片)所垄断。全球医药健康咨询公司IMS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抗ED药品市场份额中,万艾可在27个主要城市占据58.8%的市场份额。但在仿制药的低价优势冲击下,万艾可的垄断地位可能被打破。广州白云山制药总厂副厂长王文楚表示:“目前在华销售的外资药企3种伟哥售价高达每粒90~136元,导致部分消费者购买能力受到限制。金戈的定价将明显低于国外的同类药。”在韩国,从2012年5月至今,韩国产的仿制伟哥达37种,让辉瑞失去超过60%的市场份额。韩国本土产品西力士的销量甚至已经反超万艾可,占据市场头把交椅。
十年前,一步之差没跑赢辉瑞
过去10年间,先后有包括常山药业、联环药业、乐普医疗、海王生物、齐鲁制药等近20家药企对伟哥进行抢仿,白云山力拔头筹。但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楚源表示,当年因为没有早一点申报产品的用途专利,让金戈晚了十年。“这对我们中国企业来说,也是一个教训。”
白云山制药总厂厂长朱少璇告诉《生命时报》记者,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国外两篇关于西地那非的文章引起了广药科研人员的关注。1995~1998年,白云山的研发团队便完成了枸橼酸西地那非的化学合成研究,于1998年按照国家一类新药的要求,研制和申报金戈的临床批件;2001年3月获得国家药监部门一类新药临床批件;2003年获得原料和片剂一类新药证书。但由于辉瑞早一步在中国申请的用途专利获得了批准,白云山只得暂停了生产批件的申请注册。
好在白云山没有就此放弃。2004年11月,白云山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合成工艺《制备喜勃酮用的中间体及其制备方法》获得发明专利;2005年6月,另一发明专利《喜勃酮的制备方法》获得授权。这些工艺专利在原料制备方法上具有优势明显,大大提高了总产率。“伟哥之父”、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弗里德·穆拉德的加盟则使生产批件的申请速度大大加快。今年9月2日,金戈正式拿到“出生证”。
药效研究需严格遵循国标
说起仿制药,大家最关心的自然是药效与原研药相差多少。穆拉德在接受《生命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规格与生产工艺都不同,“但金戈和万艾可的生物等效性高度一致”。他解释说,通过临床试验,让受试者服用两种药物,看血液和尿液中的一些指标是否跟原研药一致,是否和原本的药物一样,这就是生物等效性试验。
 白云山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药和制剂的研制均遵循“质量源于设计(QbD)”的理念,药品晶型、外观、含量、溶解性等指标完全符合欧美国家药典要求。白云山还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一致性评价的标准,开展了一系列研究,金戈在杂质、杂质谱、溶出行为等一致性对比研究上也与万艾可一致。
成功的仿制药不是一切照搬,还要根据当地市场的需求“私人订制”。“金戈”不仅在名称上更符合中国文化,规格也更适合亚洲人。万艾可的常见剂量为100毫克一粒,而金戈有50毫克规格的。穆拉德说,这是出于东西方人体型等差异的考量,专为中国人设计的剂量。郭应禄院士也表示,50毫克的规格更适合国人的体型。
加速审批是最大的扶持
过去10年中,全球仿制药市场增速是原研药的两倍多,去年的市场规模超过1300亿美元,预计未来5年仍将保持10%~14%的增速。2014~2018年,全球约有295个原研药专利到期,给我国仿制药行业带来机会。
“新药有专利保护,因此昂贵,许多人吃不起。”穆拉德说,原研药价格高有四大原因:1.开发时间长,一般要10~15年;2.耗费资金多,约需10亿美元以上;3.承担风险高,只有约10%~20%的新药有可能成功;4.销售时间短,专利保护时间一般为17~20年,但实际销售时间只有5~7年。因此,患者使用原研药费用极高。相比之下,原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药物审评专家龚兆龙指出,化学仿制药研发仅需3~5年,研发费用约100万~500万美元。以辉瑞生产的大扶康为例,这款用于治疗艾滋病所致脑膜炎的药物,在有专利保护的肯尼亚售价为每200毫克18美元,而在没有专利保护的泰国为每200毫克0.3美元,价格差高达60倍。穆拉德坦言,他本人也是仿制药的使用者。
不过,中国仿制药行业与欧美相比差得还很远,即使与仿制药大国印度相比,也存在差距。国内繁杂的审批流程延迟了仿制药上市的时间,甚至让药企错失商机。穆拉德建议,仿制药行业的快速发展需要政府的支持。最重要的就是,要在谨慎审批的同时增加人手,支持仿制药快速通过审批。
仿制药领域,往往一种药品专利过期后,会有众多药厂争相竞争。首仿成功者就需要采取一些措施占得市场先机,最重要的就在产品渠道上,将零售药店与医院渠道并重。比如白云山在药店渠道上有着庞大的销售网络,在医院渠道上也一直是全国抗生素的龙头老大。庞大的产品渠道还能加强对患者的教育,提高他们对ED的认识。
一家药厂不能全靠仿制药,而要在原研药上取得成就。国内药企完全可以发挥中医药的优势。穆拉德说:“过去十几年研究发现,中草药含有许多抗氧化物。研发中药‘伟哥’完全有可能,而且可能比西药‘伟哥’更好。”
以上为《生命时报》原创作品,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并希望转载,请联系生命君并取得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