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头树”毁了生态环境
=============================
上海酒店上门推拿 【http://www.325137.cn】:2015-06-24 09:27
移植进城破坏当地水土
 成活率低难达绿化效果
“砍头树”毁了生态环境
《生命时报》记者
 江大红、王黎洋、杨柳采写
受访专家: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教授 
李庆卫
天津市南开大学环境规划与评价研究所所长 李洪远
浙江省湖州市生态文明办公室主任 王伯安
贵州省林业学校 
彭丽芬
 城市绿化进程的加剧催生了这样一种现象:深山密林中的大树或古树被挖出砍掉枝杈,只剩光秃秃的树干,裹着“棉被”,打着“吊瓶(营养液)”,被售卖给需要绿化的城市。专家指出,这种做法虽然能在短期内改善城市景观,但其产生的各种危害可能更胜于前者。
“大树进城”成绿化趋势
 潢川县位于河南省信阳市中部,是我国的花木大县,如今也成了大树古树交易的集散地。6月13日,记者驱车前往潢川县,以咨询购树为名来到一家园林公司,一进门便看到几棵光秃秃的大古树被种在空地上。这些大树直径都在50厘米左右,枝杈基本已被砍光,就像被“砍了头”一样。老板介绍说,这里面就包括稀有珍贵的对节白蜡、银杏、香樟、雪松、皂角等,有几棵皂角和对节白蜡树龄已经超过100年。
 这位老板告诉记者,这里是“南树北移”的中转地。对节白蜡、雪松、罗汉松、香樟等都是从湖北的黄冈、麻城、孝感、随州等地大山里挖来的。“当地人把它们移植到山下,我们再去收购,根据树形、树龄不同,价格从两三千到七八千不等。买回后进行‘重新培植’,适应气候和土壤环境、定形,等三四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卖出去。定好形的一棵树能卖到七八万甚至几十万元。”
在潢川县白店乡龚村营一家园林公司,自称姓吴的老板自信地告诉记者,自己园内的树品种最全,几乎要什么有什么。他指着一棵白蜡说:“这棵树已经有400多年了,售价至少60万元以上。”至于运输,完全不需要购买者担心,“只要花点小钱,我们负责给你办好植物检疫证,就能一路畅通无阻。如果你还不放心,可以先给我们交一部分押金,我们送货上门,货到了再付清余款。”
既破坏环境成活率又低
 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李庆卫教授介绍,大树一般指胸径超过20公分的落叶乔木、粗度超过15公分的常绿乔木。这既包括苗圃种植生长中的大苗,也包括我们常说的“砍头树”。贵州省林业学校老师彭丽芬说,资料显示,大树吸收二氧化碳、制造氧气的功能是草坪的5倍,吸尘量是草坪的3倍,成片树阴下的气温比草坪绿地气温低5摄氏度左右。大树在改善城市生态与绿色人文环境方面的优越性是小树或幼苗难以比拟的。但两位专家均表示,如果是苗圃培育出来的大苗,只要养护得当,成活率较高,也不会对原生环境造成破坏。但将山里、林地等自然环境中生长的大树,通过“大手术”砍断枝杈,直接移植进城的做法并不提倡。
 首先,破坏原生环境。如果“砍头树”来源于森林、农家房前屋后或农田林网,大量将大树从这些地方移走会破坏当地生态系统,成为水土流失、洪涝灾害等自然灾害频发的隐患。挖掘大树过程中可能会将一些达不到需求者标准的小树连根拔起,使林水资源遭受破坏。一旦农村和森林的“大环境”被严重破坏,即使花再多钱也无法改善城市“小环境”。
 其次,大树成活率低。李庆卫说,小树可塑性强,成活率相对较高,大树则完全不同。从农村山里到城市,生存环境发生巨大变化,加之挖树时会断掉很多根系且以大主根居多,如果没有经过苗圃的驯化,养护不得当,非常容易死亡。有些树种并不适合城市,如山上年龄较长的油松已经适应了山上寒冷的环境,到了城市燥热环境中,就容易得病死亡。原浙江省海盐县林业局高级工程师肖葆华对此深有体会,早在2001年,他就注意到“砍头树”大批死亡的现象,2007年、2008年达到顶峰。浙江省湖州市生态文明办公室主任王伯安也认为,“砍头树”的成活率很低,仅有50%~60%,这种低成活率反而会给城市景观发展和当地生态文明建设帮倒忙。
 再次,很难起到绿化效果。彭丽芬说,“砍头树”往往经过“大抹头”,强修剪,原来的枝繁叶茂已不复存在,短期内仍难形成好的景观效果。大树再生能力较弱、可塑性差,移栽后2~3年内可能处于假活状态,即使3~5年后真能成活,也可能因根系和树冠创伤导致树势变差,缺乏生机,起不到绿化效果。天津市南开大学环境规划与评价研究所所长李洪远也表示,大树的枝叶被砍殆尽,以至于它运到城市后的恢复速度变慢,枝叶必须要从嫩枝嫩叶一点点恢复,从这个角度讲,希望通过移植“砍头树”达到城市景观上立竿见影的改变是不切实际的。
 最后,蒙受经济损失。年龄越大的树成活率越低,古树一旦死亡,不仅自然资源白白流失,还会使国家蒙受巨大经济损失。
 既然大苗具有成活率高、成本低、景观效果好的特点,为什么不用呢?李庆卫告诉记者,现在面临的困境是,我国城市化进程太快,处处都在搞开发、盖新楼,人人都希望“绿树成阴”,对树木的需求几乎呈井喷式增长。但“十年树木”,哪怕长得较快的速生树也要七八年,完全无法满足园林绿化的需求。此外,我国苗圃产业也存在一定问题,数量和面积都不小,但多以小苗木为主,整体质量比较成问题。
加强园林监管,发展苗圃产业
 早在2001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林业大学陈俊愉教授就在《中国园林》发文呼吁,切忌用山野树或古树,应把“大树移植”作为应急性、特殊重点的例外措施,而不宜作为常规性技术加以提倡。在日本,现在就不存在这样的现象,只有用作木材的树木才会被砍去枝杈进行运输。2009年,我国全国绿化委员会和国家林业局也印发《关于禁止大树古树移栽进城的通知》,要求各省、市、自治区的绿化委和林业部门规范树木采挖管理,遏制大树、古树进城之风。然而,一位林业部门官员透露,古树移植进城所产生的暴利,以及一些官员希望短期体现政绩的想法使得大树进城之风屡禁不止。专家认为:
 园林绿化管理部门需加强监管。李庆卫认为,应加强林地、山地等树木砍伐监管,砍树要经审批有砍伐证,从源头上控制大树进城。属于国家禁止使用的超大规格古树、大树,则应坚决禁止。
 苗圃产业急需科学规划。苗圃产业要加强科学规划。当地政府在做城市规划时,园林部门就应将规划需求及时与苗圃产业沟通,实现真正的对接。目前,我国苗圃产业不少是个体户,很多人不做规划也不懂规划,只是跟着市场走,生产当时所谓的“热门树种”,很可能等苗木过几年长大了就卖不出去了。
 发掘乡土树种。园林绿化的树种更新换代很快,如果什么树种热就种什么,很容易导致城市景观千篇一律。其实,每个地方都有适合当地且有特色的树种,只是没有被发现和筛选出来。建议园林主管部门、苗圃产业从业者多关注当地的乡土树种。
 移植后加强养护。“移植养护对树木的存活率极为关键。我曾调查发现,在同一个小区,两个不同的承包商分别移植了108棵、110棵红叶李,结果一个只存活10多棵,另一个则只死了三五棵。”彭丽芬说,不管哪里来的大树,移植后都必须有精心的专业养护才能提高存活率。李庆卫建议,如果不得不从山里、村里等地移植野生大树,可以先移植到苗圃驯化一段时间,再移植到城市,这样也能增加其存活率。
 增加园林知识培训。“很多开发商追求绿化率和景观效果,但对种什么树,如何养护等没有概念,且不理会园林设计师的建议。”李庆卫说,以泡桐为例,它开始不起眼,但长得很快,成本也较低,很适合景观设计,但不知道的可能就不会选。建议相关部门对地产开发商等行业进行园林相关知识培训,并提供及时的咨询、建议服务。
 李洪远最后强调,从生态文明和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说,推广乡土树苗、种植实生树苗不仅有利于城市的绿化,且树苗生长旺盛、成活率高。虽然等待树苗长成大树需要一定时间,但从长远来看,是很有意义的。
上海上门服务(325137.cn)★★★★★五星级服务标准,正规专业上门推拿养生服务,致力于免费普及推拿知识、推广养生奥秘,提供正规上门推拿服务,目前主要针对上海中高端上门市场,技师均通过正规培训,曾获得百度糯米,美团鼎力推荐!提供(24小时上门服务)推拿,养生,,保养,健身,娱乐休闲覆盖全上海,品质保证,上海推拿上门qq,和微信号仅限于提供正规的养生服务,非诚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