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中医药是实现分级诊疗的重要环节和路径
=============================
上海酒店上门推拿 【http://www.325137.cn】:2016-01-19 10:51
2016年是医疗发展非常关键的一年。作为医改的重要内容之一,分级诊疗制度的完善与否,将关系到百姓能否在不同级别医院得到很好诊疗的切实问题。而在这一点上,中医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众多的基层诊所、社区医院及乡村卫生院,由于客观条件所限,大多不会配备完善的诊疗设备,中医的诊疗模式和服务模式,刚好能够在此环境下发挥出自己的优势。通过中医望闻问切四诊,及施以中药饮片、推拿、针灸等,能够治疗很多常见病和多发病。这一点,通过我们在2014年和2015年做出的一些探索已经可以得到证实。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医在一级医院、社区卫生中心、乡村卫生院的诊疗中,具有西医所不具备的优势。
过去,我们有走街串巷的赤脚医生,他们为维护乡村村民的健康起到了很大作用;如今,原先的赤脚医生有些年事已高,有些已经过世,所剩极少。在2016年推行分级诊疗的过程中,培养新一代的“乡村赤脚医生”应当成为重要一环,成长起来的他们也将在未来成为支撑基层医疗的重要力量。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
刘清泉院长为《生命时报》寄语
在处于分级诊疗顶层的大型医院,中医也能发挥出不可或缺的作用。它不仅肩负着用中西医结合手段解决疑难病、复杂病、危重症的责任,还肩负着培养中医高层次人才和基层人才的任务。不仅如此,借助人才的分层次培养,还能够促进三级医院、二级医院和社区医院的信息对接,更好地实现分级诊疗。
我认为,如何实现医生的分类培养是目前医生培养最困难的一部分。三甲医院医生和村镇医生的培养内容和方式都各有侧重,如果两种模式不能很好地分开,就会使医生培养出现问题。现在医生培养最大缺口不在大医院,而在基层。国家提出“强基层”的路线肯定是对的,但如何实现,这是我们在2016年必须思考的问题。
按照国家医改政策,2017年和2020年是两个结点,如果在这之前不能培养出足够的基层医生服务百姓,这两个结点医改目标就很难实现。从这个角度说,2016年将是非常关键的一年。(文章源自《生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