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分级诊疗后应补偿大医院
=============================
上海酒店上门推拿 【http://www.325137.cn】:2016-01-17 12:09
 温馨提示:请在wifi条件下观看视频
[我是一个动画]
[我是一个动画]
 在过去几年里,北京儿童医院在医改实践中积累了一些经验。走过、看过、思考过后,我们发现医改中有不少问题亟需引起国家重视,否则很难真正实现良性循环。因此,我2016年的期待有三点。
 第一,医生有更加人性化、和谐的医疗环境。不管是医改的成功与失败,还是患者就诊体验的好坏,最终都是医生一点一滴做出来的。频频爆出的医疗纠纷让医护人员十分寒心,这种对立是极不正常的,因为疾病才是医生和病人共同的敌人。要实现这个期待,除了要宣传积极正面的医患关系、医生提高医疗水平和医德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政府部门、医院管理层、相关机构都要真正关注医生群体的感受,为医生打造人性化、平稳舒适的执业环境。我常讲,我们要“用感情留人、用事业留人、用待遇留人”。
倪鑫院长为《生命时报》寄语
 第二,国家应关注三级医院在实行分级诊疗后的资金来源问题。这也是我今年最大的期待。不少人都知道,北京市西二环堵车跟北京儿童医院有一定关系,每天门诊大厅都挤满了大批病人等着看病,医院人手严重不足。
 在国家深化医改、倡导分级诊疗的大背景下,自2012年5月以来,我们实行了“三年三步走”战略。第一步:打造“北京儿科是一家”。与北京各三甲医院儿科联手,通过远程医疗、绿色通道、培训共享等,实现了看病不用非往儿童医院跑,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同质化儿科医疗服务的目标,同时从三甲医院儿科转往儿童医院的疑难重症病例也在增加;第二步:打造“全国儿科是一家”。与全国18家省一级儿科医院联手,成立北京儿童医院集团,实现管理、专家、医疗、教学、预防、研究六个共享。门诊量显示,来自外地,尤其是河北、河南、安徽等地的病人明显下降;第三步:自2015年6月18日起,非急诊病人实行全面预约挂号,分时有序就诊。这是在前两步病人得以分流的前提下进行的。现在儿童医院门诊大厅人挤人的现象已经得到缓解,凌晨四点多排队挂号,等到十一二点才看上病的情况非常少见了。
 现在看,我们医院的分级诊疗探索成效还是很明显的,但新问题也随之出现了。截止2015年6月18日,我们的门诊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5%,而前两年均以10%的速度在增长,尽管住院和疑难杂症患者有所增加,但仍无法弥补门诊量下降带来的经济损失。这个现象政府一定要高度关注,并考虑从源头上解决。因为如果国家不重视,不增加投入或为三级医院寻找新的筹资来源,那么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医院的科研、人才培养必将受影响,医疗水平可能不升反降,医院院长很可能就会想尽办法把病人留住,分级诊疗便会陷入“恶性循环”,也难以遏制医疗费的快速增长。
 第三,百姓的就诊惯性和健康意识应有所改变。这需要媒体的广泛宣传。比如健康讲座在讲一些病时,不宜说得太重,以免百姓担心而盲目到医院就诊;病人要根据不同级别医院的定位、主要功能等,恰当地选择医疗机构,而不是一味往大医院跑。
 我的这些期待可能一年内很难实现,但只要起步,我就很满足了。(文章源自《生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