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院长陈勇:防病不再是自发行为
=============================
上海酒店上门推拿 【http://www.325137.cn】:2016-01-15 09:47
温馨提示:请在wifi条件下观看视频
[我是一个动画]
[我是一个动画]
 “健康中国”已上升为我国的国家战略。我始终认为,医学的发展应从更宏观、更全面的角度看问题,应更多地关注健康而非治疗。在我看来,世界各国都将太多的财力、人力、物力放在治病救人上。但从一个人的生命历程来看,这其实是他人生的末端,是从健康、亚健康、小病、慢病,最后恶化成危重症。
 目前,我们所处的这个工业化、信息化、快速城市化时代,人们的生活习惯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出行多是靠汽车、飞机,走路的少了;饮食大鱼大肉、高油高脂,蔬菜水果、粗粮吃得少了;很多人一天多数时间都是坐着,体力劳动、锻炼的少了……如何让生活方式适应时代变化,如何维持自身健康?这是我们必须要研究和解决的问题。
 尽管如今民众健康意识有所提高,媒体上的健康知识日趋丰富,政府的健康倡导及相关文件也越来越多,但遗憾的是,很多时候,预防疾病还是一种自发行为,比如大妈们热衷跳广场舞;白领们青睐去健身房,甚至辟谷吃素。在各地的城市规划中,我们往往会看到,会规划出教育用地、医疗用地,会有多少万人口要有一所学校一家医疗机构的规定,但很少会规划说要有一个运动场,方便居民强身健体。
陈勇院长为《生命时报》寄语
有人问,如果大家都把病防好了,可能医生就要失业、医院就要倒闭了,作为院长你不心急吗?我完全不这么认为。医生的主要职责并非只有治病救人,当医学生时,我们就宣读过希波克拉底誓言: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在我看来,治病救人是医生重要且必要的职责,但它反而更像一种亡羊补牢的做法,是得病后的无奈之举。我认为,更重要的是防病,而疾病预防是个系统工程。新的一年里,我希望国人防病能逐渐告别“自发阶段”。
首先,政府应增加疾病预防方面的投入,并制定相关机制。目前,我国用于医疗卫生事业的科研经费中,绝大部分都用于研究疾病,用在预防疾病上的非常少。新的一年,期待政府提高对健康的重视,增加这方面的投入。
其次,完善分级诊疗推进全民健康。疾病预防能否做好与分级诊疗关系密切。因为指望大医院为患者提供连续、全程的健康管理服务,是不现实的,这些只能由基层医疗,由全科医生来实现。在你没生病时,全科医生就会干预你的疾病风险因素,让你少得病;在专科医生给出治疗方案后,也需要基层医院的医生配合执行;患者病情稳定进入康复期后,最适合的人选仍是在百姓身边的全科医生。当然,搞分级诊疗好比建栋房子需要工期,不是今天下文搞分级诊疗明天就真能实现的。它需要设备、网点等硬件,需要优秀的全科医生等软件,还需要老百姓转变看病观念,积极配合分级诊疗工作。
最后,大医院要成为疾病预防的动力源。分级诊疗顺利推进后,三甲医院将成为疑难杂症中心,医学人才培养基地,新技术、新方法的推广运用中心。三甲医院及其医生应在全民健康中起引领作用,多做研究,为全科医生的健康管理和防病教育不断提供理论基础和方法,将更多有科学依据的方法传递给老百姓。
2016年,我期待,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能够真正围绕全民健康推进。(文章源自《生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