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最亲的人离开了你……
=============================
上海酒店上门推拿 【http://www.325137.cn】:2016-04-03 21:33
如果你知道自己即将离世,你将用剩下的时光做什么?是陪伴最爱的人,还是追逐未完成的梦想,或是平平淡淡走向生命的终点……
耶鲁大学哲学教授谢利·卡根说,对死亡的正确反应不是恐惧,不是愤怒,而是感激,感激我们可以拥有生命。
耶鲁大学公开课:死亡
我们和死亡之间,似乎隔着一道帘子。亲戚、朋友的去世,对人们的压力通常不是那么直接。有种说法是,父母就是隔在我们和死亡之间的那道帘子。等父母过世,很多人才会直面死亡这个话题。
对中国人来说,这个“帘子”掀开的那一刻可能更痛苦。由于自古以来对死亡话题讳莫如深,很多人还没来得及正视和了解死亡,就满怀恐惧地离去。
当最亲的人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当自己迎来生命的终点,我们能否用从容和安宁,代替恐惧与痛苦呢?
受访专家:
台湾南华大学生死学系所教授 游金潾
北大医学部医学人文系教授 王一方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社会医学与健康教育系教授
钮文异
浙江省绍兴市人民医院院长 郭航远
死亡也可以充满温情
一本叫《死亡如此多情》的书里,记录了百位临床医生口述的临终事件:“他的表情非常痛苦,脸色灰黄,佝偻着身躯,张着大口竭力呼吸,但仍然感觉力不从心……”“他常跟我说,你能不能给我打一针让我过去就算了,太痛苦了。”
在这本书中,临死前的人早已失去了尊严,很多都是浑身上下插满管子,在疼痛哀号中结束一生。
我们无法计算死亡到底有多少种形式,但它一定不止有“痛苦”这种结局。一位叫沈水涛的老人,就是伴着温情离去的。
鲜花、气球、蛋糕、亲友的陪伴,一阵阵传出的生日快乐歌这一切让浙江省绍兴市人民医院放疗科病房变得温馨起来。满头白发,身形消瘦,皮肤发黑,整洁的蓝色衬衫外是一件黑色西装外套,脸上洋溢着幸福。
2013年5月的一天,沈水涛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吹熄了为自己点燃的生日蜡烛。3天后,他平静地离去了。
62岁的沈水涛,发病前独自在新疆工作了25年,只有春节假期才回绍兴跟家人团聚。直到2013年5月,他被确诊为胰腺癌末期,住进了诸海燕护士长所在的放疗科病房。确诊后,生命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不到半年。
住院后,虽然两个女儿精心照料,积极配合治疗,可对于癌症末期病人来说,目前的医疗手段仍显得无力。“25年来,父亲默默付出,我们从没为他做什么,一直觉得很亏欠。”女儿沈明琴说。
了解到病人住院期间恰逢生日,诸海燕便和家属精心策划了一场生日会。在医护人员和亲友等四十多人的陪伴下,病情已非常严重的沈水涛,脸上却散发出了少有的光彩。
“他走得非常平静,没有什么痛苦。”这让诸海燕和他的同事们备感欣慰,也让他们和病人家属成了朋友。诸海燕说:“我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让更多人知道,除了医疗手段以外,我们还有很多可以为癌症末期病人做的。”
安然逝去,让生命享受最后一刻
诸海燕所说的心愿,就是积极传播“安宁疗护”。安宁疗护,又称临终关怀、姑息疗法等,由英国人桑德斯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创,他的目的是“尽一切努力,让患者安然逝去,也会尽一切努力,让患者好好活到最后一刻”。
“安宁疗护”在国外并不是新鲜事了,比如在英国,目前,已有一百多家安宁疗护机构,每年都会有十多个国家前往学习观摩。在日本,更是将这种人性照护发挥到了极致。
 
日本静冈县的癌症中心有一栋特殊病房———“姑息治疗”病房,是专为不能治愈的癌症末期患者准备的。病房宽敞舒适,窗外是绿树成荫的庭院。
为让患者在临终前享受更多的家庭温暖,医院尽量让亲人陪伴患者,并为家属提供心理咨询,帮他们减缓亲人即将逝去的痛苦。
日本的千叶县癌症中心则设有专门的“缓和照顾队”。这是一个癌症治疗辅助部门,由缓和医疗科医师、护士、药剂师、临床心理师、理学疗法师和营养师组成,他们全方位地为患者提供专业服务,以减少患者肉体和精神的痛苦,让其平静离去。
目前,日本的姑息治疗已很普遍,各地区的癌症治疗中心几乎都在提供专业服务。
安宁病房,给临终患者应有的尊重
在中国台湾,每年有3.5万多人死于癌症,其中40%的癌症末期患者接受了安宁疗护。他们有“四全照顾”的特色,即全人照顾(身、心、灵),全家照顾(病患、家人),全程照顾(临终、家属悲伤期),全队照顾(医生、护士、心理师、社工师、物理治疗师、职能治疗师、宗教人员等),让很多癌症末期病人免受了痛苦的煎熬。
尊严死提倡者,公益网站“选择与尊严”网站负责人,开国大将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曾走进台湾花莲慈济医院的安宁病房。
她发现,这里无论是医生、护士,还是工人,每个人都表情宽和、眼睛明亮。这种表情是对所有幼稚软弱的原谅,对所有错误无条件的宽容。它让你安心,因为看到它你就知道,无论你多么不完美,也不会被轻视和放弃。
在安宁病房,护士们都轻手轻脚,所有房门轻掩,护士长说,为了尊重和不打扰,而且这些门从不会为外人打开。
尽管看不见里面的病人,但这里的气味、声响和摆设,都使你深信不疑,门后这些病入膏肓、毫无自保能力的人们,都受到了应有的照顾和尊重。
进入弥留时,病人有更温馨的去处,他们被从病房移入一个告别室,那里一尘不染,墙上悬挂着耶稣、佛祖、观音诸神像……这些标志都用简单的机关控制,可以随时显现或退隐,让不同信仰的临终者在这里不分高低对错,都能和自己最爱的人或神共处一室。
中国人的临终关怀做得太少
其实,中国大陆早在1988年就成立了首家安宁疗护机构,但目前,能提供安宁疗护的医院仍然极少。
罗点点曾在北京、上海等地调查,在1098份有效问卷中,81.2%的人没听说过“生前预嘱”。
她去各大医院传播“生前预嘱”时,常以“救死扶伤的医院不接受说‘死’”而被婉拒;在公园里发问卷调查也引起老人的不满。国人对“死”的忌讳,使“放弃抢救”的安宁疗护推广起来异常艰难。
现在大家已经意识到,人重要的不是光活着,而是有尊严、有品质地活着,减少人生最后一个无谓的伤害。
“安宁疗护”目前在我国可能遇到的最大的阻力是“谁有权来决定他的离去”。不少人认为,只要医生能在放弃积极抢救前确诊病人确实没救了,家属就可以决定是否进行安宁疗护。这做起来并不容易,而且涉及伦理与法律方面的问题,争论很大。
此前,在医疗技术飞速发展时,没有精力顾及人文、人性,出现了“技术性失语”,而安宁疗护就是人性化医疗服务中的重要一环。
 “优生、良活、安死”是医学应做到的三方面内容,但目前的医学大多在做“良活”,即治病救人,“优生”做得还可以,“安死”(即临终关怀)的内容做得太少了。
放手,也是一种思念
亲人的离开,往往对我们造成了沉重的打击与伤害,要想走出这片阴影,“哀悼”必要的一段过程。一般来说,度过失去亲人的悲伤要经历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接受失去亲人的事实。不少人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发现自己常常会产生去追寻逝去亲人的欲望等。这些情绪将使失去亲人者在悲伤过程的第一关就停滞了。
第二阶段,是经历悲伤的痛苦。有些人试图用某种方法逃避痛苦,比如只想逝去者不好的一面,以免除不舒服的感觉;有的把自己深深地投入到工作中;也有人借饮酒、吃药或者到处旅行来逃避悲伤。
第三阶段,是学会适应逝去的亲人已经不存在的新环境。扮演一个以前所不习惯的新角色,并掌握以前不具备的一些生活技巧,重新界定生命的目标。就如一位丧子的母亲所写:“直到最近,我才注意到生活中有些事物仍为我开放,让我快乐。我仍会为我的孩子哀悼,我对他的爱的回忆会永远活着,但是生活会继续下去。”
别再为逝去的亲人肝肠寸断,当你擦干眼泪继续前行,仍能收获生活的美好。也许悲伤不会被磨灭,但你至少拥有尝试的机会,放开抓住回忆的双手,时间会向你展现它的温柔。你可以通过这些方法,跟过去告别。
1
转移情感,转移注意力
将每天的作息时间安排得充实有序,不让其有所空闲。该干什么时,就专心致志地去干,不去想其他。
洗衣、扫地、做饭、听音乐、看电视、散步等都能对你产生安慰作用。也可以投入某种爱好活动,如练功舞剑、工艺制作、琴棋书画、养鸟种花等,用于陶冶情操,弥补生活单调。
2
适当宣泄
如果你情绪极度悲伤时可大哭一场,或向亲朋好友诉诉苦、谈谈心,以便宣泄心中的烦闷,达到治疗心理创伤的目的。
也可以到外面大声叫喊,或者把痛苦告诉一个装满水的玻璃瓶,然后把水倒掉。
3
自我自慰
可安慰自己:生老病死乃是天意,倘若抱着病残之身躯或怀着痛苦之心地活着,说不定是件更残酷的事情。死者是没有痛苦的,死亡使天然的束缚得以解除,也是一个安慰的结果。
4
避免自责
不要为亲人的离开感到自责,如果要想弥补歉疚,最好的办法就是精心地照顾好自己身边的亲人。
5
戒除怀旧诱因
俗语说,见物如见人。应该尽量戒除怀旧诱因,除了祭奠以外,平时把遗物收藏起来,尤其是最能引起自己痛苦回忆的物品,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去。
6
继承逝者的遗愿
继承逝者的遗愿,勇敢地挑起生活的负担,迎接挑战的义务。纪念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好好活着,实践他未完成的期望!
人死不能复生,如果我们改变不了事实,就只好改变自己,接受现实,潇洒前行。
告诉孩子,别怕面对死亡
除了死亡“质量”偏低,我们对孩子的生死观教育也做得不够。
家中有长辈过世,若家长没有正面告知孩子,孩子可能对死亡形成恐惧,日后面对亲近的人过世往往反应过度,难以走出痛苦。跟孩子谈论生死要注意以下几方面:
选对时机
比如孩子饲养的宠物过世,父母可借机跟孩子说:“狗狗过世了,但我们很感谢狗狗在世时的陪伴,咱们一起祝福狗狗在另一个世界能够生活得很好。”善用这样的教育机会,孩子今后面对死亡时就容易用正向态度面对。
在熟悉的环境下谈
当孩子问起生与死的问题时,要立即告诉孩子。最好在孩子熟悉的环境下进行,比如孩子的房间,来降低孩子的孤独感。
不要跟孩子说过世的人是睡着了或去旅行
否则,孩子可能会害怕睡觉,担心自己永远醒不过来;或担心父母去上班是不是再也不回来了。
教孩子直面家人的死亡,说出心中感谢
爷爷奶奶过世时,通常是儿童第一次与死亡接触。此时可抱着孩子或拉着孩子的手,对孩子说:“爷爷过世了。虽然以后看不到他,但是他对我们的爱还会存在。”
这样做,能让孩子直接面对家人的死亡,同时教导他说出心中的爱、感谢与祝福。
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死亡也只有一次。只有一次的生命应该更加精彩,只有一次的死亡也最好能宁静坦然。
了解死亡,能让我们的人生书卷翻阅到这个词时,无论是作为旁观者,还是自己生命的句点,都不再只是看到痛苦和悲悯,而是轻叹一声,收获世间温暖。
本期编辑:张瑾 张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