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老炮儿》的猜想:换一种方式,六爷不会死……
=============================
上海酒店上门推拿 【http://www.325137.cn】:2016-01-08 10:45
电影《老炮儿》大热,冯小刚饰演的六爷广受好评。影片中六爷信守道义、侠肝义胆,最终却因急性心梗,倒在冰冷的湖面上。
其实,悲剧本可避免,可六爷却错过了三次摆脱死神的机会。再牛的老炮儿也逃不开心梗的魔爪,《生命时报》特邀相关专家,跟你聊聊关于心梗的那些事儿。
剧情一:六爷为救儿子晓波,四处筹钱无果,心情沮丧时又偶遇有人跳楼,在与起哄的人争执后,晕倒在马路边。入院后,医生告诉他可能有两条血管堵死了,有心梗危险,要求他支架治疗,但他拒绝了。
专家点评
借不到钱,加上与人争执,情绪激动是六爷第一次晕倒的重要诱发因素。很多心梗病人突然犯病,大多与生气、情绪激动相关。
此外,蒸桑拿、饱餐、天气寒冷等也是诱发心梗的罪魁祸首。但从他第一次入院情况看,更可能是心绞痛。其实,每一次心绞痛都是一次“流产”的心梗,也就是说,一只脚已经迈进心梗大门,就看另一只脚是退回来(心绞痛缓解),还是跟着迈进去(发生心梗)。
由于不稳定心绞痛危险性等同心梗,出现任何一种情况,都建议病人留院治疗,通过冠脉造影等评估病情。如果六爷此时血管狭窄程度达到70%以上,支架无疑是阻止病情加重的有效手段。
剧情二:六爷与儿子晓波吃饭时觥筹交错,烟不离手,情绪激动,之后再次晕倒。入院后,医生告知他冠状动脉三支血管全都堵了,最严重的一根堵了90%,建议做冠脉搭桥手术。可他却要采取药物保守治疗,并逃离医院。
专家点评
六爷虽再一次晕倒,但没出大事,这有可能还是一次心绞痛。
因为心梗发病凶险,可能来不及到医院就猝死了,从这次看他算幸运的,短期内频繁晕倒,表明血管斑块已极不稳定,情况已十分危险,若再次晕倒,就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此时,六爷要想保命,应积极住院治疗。可他却毅然出院,如果当时他能听从医生劝告,做搭桥手术,最后可能会是另一种结局。
剧情三:出院后的六爷,不仅没按时服药,生活习惯还是照旧。为给儿子晓波报仇,不顾身体状况与人约架,在情绪激动地冲向对方时,倒在了冰面。
专家点评
六爷第二次逃离医院后,做的每件事都加速了他的死亡,将心绞痛演变成心梗。
第一,不遵医嘱,不按时服药。
第二,远途骑车,还追赶鸵鸟,剧烈运动加重了心肌供血不足。
第三,天气寒冷,外出没有防护。心血管病人冷天外出最好戴个帽子。
第四,身上不备药。作为一个两次犯病入院的心脏病高危患者,六爷身上连急救药都没有。
最后,茬架地方在郊区野湖,救护车不易到达。
另外,给六爷助阵的“弟兄们”,看他倒下,忙着冲去干架却没人及时拨打120。
纵观整部电影还会发现,老炮有很多直接与心梗有关的不良生活习惯。
油腻食物不离口
影片中多次出现涮肉、下酒小菜、油条等,都是油多、盐多的重口味菜肴。这些恰是造成血液黏稠、影响血管通畅、心脏正常泵血的幕后杀手。
解放军309医院营养科主任左小霞表示,长期饮食习惯决定健康。六爷年过50,基础代谢下降,对脂类代谢能力也走下坡路,所以饮食一定要均衡,限制肉类摄入量,忌油腻。
建议心脏病人每天吃“巴掌”大小(50~75克)肉量,多吃鸡肉、鱼肉,少吃猪、羊、牛肉。烹饪方式也要有所改变,可把小炒、炖肉换着拌菜吃。煮点鸡肉或瘦肉,切成肉丝或肉片和焯过水的豆芽、油麦菜、芹菜等搭配,不仅营养达标,也不会有油量超标风险。
糕点甜食任性吃
“六爷好这口儿,确实很危险”,左小霞说,现代人食谱中一不缺热量、二不缺油、三不缺碳水化合物,可这几样糕点基本都占全了。
大量糖与饱和脂肪,会使血糖和甘油三酯迅速升高,对心脏病患者来说,危害都是致命的。偶尔吃点解馋可以,但不要过量,每周吃一小块(两根手指长宽大小)即可。
吃完后不要再吃别的高热量食物,可搭配吃些叶类菜、粥中和一下或喝点茶清肠、去油。
疯狂吸烟
影片中充斥着吸烟镜头,仅是六爷吸烟次数就不下30次。张海澄介绍,每天一包不出40年或每天两包烟不出20年,冠状动脉就完了。
吸烟可致动脉斑块形成使血管变窄,影响血液循环,是冠心病重要危险因素。所以冠心病患者戒烟非常重要,大家也应拒绝吸烟和二手烟。
雾霾天不戴口罩
六爷确实很“爷们儿”,无论胡同溜达,还是骑车十几公里远行,雾霾天从不戴口罩。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证明,雾霾中颗粒污染物可能会诱发心梗。
张海澄介绍,雾霾天气压较低,人会烦躁,血压增高,加重心脏病患者病情。心血管疾病患者在严重雾霾天应尽量待在室内,打开空气净化器。
若一定要外出,则需戴口罩,可选密闭性高且透气性好的气阀口罩。为保证呼吸顺畅,不用选密闭性最高的N95口罩,N90就足够。
讳疾忌医
还需注意,六爷因生活中“不拘小节”和治疗时讳疾忌医,一步一步踏入“鬼门关”。因此,广大患者一定要形成“有胸痛上医院,拨打120;治心梗通血管,充分相信医生”的就医观念。(生命时报记者
单祺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