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专病专科能有大的发展
=============================
上海酒店上门推拿 【http://www.325137.cn】:2016-01-06 11:12
温馨提示:请在wifi条件下观看视频 
[我是一个动画]
[我是一个动画]
刚刚过去的2015年是不平凡的一年,我国整体医疗形势有了很大改变。政府把公立医院改革作为医改的一个重要内容,医学发展也进入了更好的时代。2016年,我主要有两大期待。
 一是医疗改革方面,期望政府能从整体调控和机制上做更好的布局,有切实可行的制度出台和实施。
 分级诊疗是未来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重要方式。但作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很清楚,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在我国看病不算难也不算贵。但因为民众对医疗期许是最高的、病痛对人们的影响是最大的,所以公立医院要考虑如何面对改革的问题。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接受《生命时报》专访
乔杰院长为《生命时报》的寄语
作为北京大学的附属医院,我们的定位是:疑难疾病的诊疗中心、高级人才的培训中心、医疗新产品新技术的创新中心。带着这样的定位我们希望在分级诊疗中起到一定作用。因此,我期望未来政府在制定政策时,更多考虑到可实施性。例如在分级诊疗当中,是否可以有一个明确的政府指示,规定某个三级医院应该覆盖几个二级医院,二级医院覆盖多少社区医院,这样病人转诊既能有绿色通道,在责任明确的情况下,也能顾及到不同层级的医院如何生存。如果这些都明确,即使我们在医疗上的投入与发达国家有差距,依然可以使我们的整体医疗覆盖和医疗水平处于较先进的位置。
此外,目前我们的医改还是在一个一个的解决问题,例如医药分家、多点执业等,孤立地谈这些问题,在我们国情下实施起来是有限制和隐患的,因此需要配套的、能够相互支撑的政策出台。
第二个期待是在专科专病的发展方面。作为大学的附属医院,我们承担着国家所希望的“国际一流大学、国际一流大学附属医学院、国际一流大学附属医学院医院”几个层面的建设任务,要做到这些,学科建设非常重要。
近些年,我们将一些对国计民生影响比较重大的疾病作为切入点,比如骨科中的脊柱外科,我们有了第一个CFDA注册认证的髋关节3D打印产品,这在国际上引起很大关注,代表着学科发展在国际上的影响,也推动了新技术的发展。再比如运动医学,过去主要为运动员服务,但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与运动相关的损伤和疾病增加,运动医学开始为更多老百姓服务。
我自己所在的生殖医学,是近20年来应运而生的新学科,其中仅不孕不育一个专病,就带动了生殖医学整个学科的发展;生殖医学的发展又带动了妇科、产科、儿科、中医、内分泌等综合学科的发展。2015年底,我们团队一篇关于胚胎植入前遗传诊断(PGD)新技术的文章将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上,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新年礼物。这项技术可以在体外就剔除掉有遗传病的胚胎,然后再将正常的胚胎植入子宫继续孕育,未来一个家族的某种遗传病可能因此不再遗传。这也代表着我们在精准医学的路上又迈进了坚实的一步。
目前,已应用此技术为20多例病人进行了治疗。所以我期望2016年有更多的医务人员应用精准医学帮助患者解除病痛,为人类健康做更多工作。同时,我还期待多学科协作诊疗(MTD)能有进一步发展,多学科联动为一个病人服务。目前制约这一理念落地发展的较大问题是价格体系,未来,也希望政府可以给出合理的定价制度。(文章源自《生命时报》)